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教育资讯

虽疫情内卷, 吾往矣, 工作党Harvard offer申请总结

学校背景:Top 2 法学

TOEFL:118(Speaking 29)

全职3年工作经验

Offer:哈佛大学法学院LLM

今年美国的LL.M.申请不但没有如大家所设想的那样“放水”,甚至出现了严重的内卷。全球经济的低迷,激发了很多工作党重回校园继续深造的意愿,导致申请人数不减反增;此外,多所法学院因去年大量学生申请延期一年入学,不得不相应提高了今年的录取门槛以控制class size。以HLS(Harvard Law School)为例,受到疫情的影响,去年有100+位同学申请了defer,直接导致今年的录取规模大幅缩水。每当我回顾这段申请经历时,都觉得自己能拿到HLS的offer实在是非常幸运。我无法判断到底是哪一点最终打动了Admission Committee,但“无明显短板+鲜明的个人风格”应该是准备申请材料时比较理想的状态。

无明显短板

学校+GPA+标化成绩,这些硬实力基本上能确定申请结果的下限。对于LL.M.申请,综合排名或法学专业排名靠前的本科院校、LSAC评估为S/AA、105+的托福成绩,基本上就具备了冲击美国T14法学院的背景。就我自己而言,T2的法本、3.7的GPA、115+的托福,保证了一个比较良好的硬实力。

但如果其中之一没有达标,并不代表就和T14无缘,也有很多申请者会用各种方式“曲线救国”:比如通过国内知名院校的研究生学历弥补本科院校的不足、通过丰富的实习或工作经历弥补GPA和托福的劣势等。但这些方式是否真的能“逆天改命”,可能会因为各个学校招生风格、招生规模的不同而产生不尽相同的效果。对于某些对语言成绩和GPA要求比较苛刻的法学院而言,还是建议申请者不要投机取巧,努力提高自己的硬实力才是增加录取概率的不二法门。

鲜明的个人风格

LL.M.的申请与JD不同,需要申请者具有法学学科背景,并且强烈偏好有全职工作经历的申请者。HLS已经算是对应届小本比较友好的院校了,但其每年招收的LL.M.新生中,仍有八成以上是有2年及以上工作经历的申请者;而SLS(Stanford Law School)和CLS(Columbia Law School)几乎不招收无工作经历的申请者。

因此,对于有志于申请LL.M.的同学而言,如果能够积累2年及以上的法律相关工作经验(如律所、企业法务、司法机关、NGO等),相比于应届生而言就具备了一定程度的优势。我也是在律所工作了几年后开始着手准备申请的,这几年的工作经验的确为我撰写Personal Statement提供了很多素材,也帮助我更加明确了未来的职业规划和执业领域,这些都是美国法学院非常乐于看见的。

当然,应届小本也不用灰心,出色的实习、丰富的课外活动、含金量较高的科研及论文发表等也可以为申请材料加分不少。但这些经历并不是以量取胜,最终需要达到的目标也非常明确:能够一以贯之、逻辑自洽地向Admission Committee表现出自己的个人特色以及对法学研究的兴趣。换而言之,所有的经历在Personal Statement中的阐述,都需要围绕着Why me和Why xxx law school这两个问题展开,体现出自己的经历、学术和职业兴趣与所申请学校之间的高度契合。

整个申请的过程中,世毕盟的培训师和mentor姐姐(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)都给了我很多帮助。不论是繁琐的成绩评估、材料寄送和上传,还是文书思路的brainstorm和打磨润色,她们都会给我提供专业的建议和指导,并能够及时地解答我的各种疑问。平衡繁重的工作任务和事无巨细的申请事项,对于在职申请党而言可谓是精力和心态上的双重挑战。非常感谢世毕盟团队为我的申请提供了不可或缺的辅助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教育资讯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