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就业

我是一名教师, 也是一头不得不低头拉磨的驴子

我是一名教师,我也有过梦想。曾几何时,我梦想过自己就是作家魏巍笔下的那个蔡芸芝老师。闲暇的时候领着可爱的学生们泛舟水上,一边沐浴着春风,一边深情地吟诵:圆天盖着大海,黑水托着孤舟,远看不见山,那天边只有云头,也看不见树,那水上只有海鸥……

我也曾梦想着自己作为老师,在学校里能够和志同道合的一群人共谋事,用自己喜欢的教育方法和教育理念去感染熏陶学生,而不是别人命令我应该怎么做,因为在课堂上,我的地盘我做主。

我也希望校园应该有它应该有的样子,很简单,不要那么喧嚣即可。老师们专心教书,学生们静心学习,这个要求高吗?

除了工作,希望老师们的业余生活尽量丰富一些。打球、看书、写文章、旅行……有自由支配的业余时间,有自己的兴趣爱好。身体健康,心情舒畅,脸上洋溢着笑容。如果再加上有体面的收入,领导关爱,社会尊重……啊!不敢想象,那幸福指数也太高了啊!

可现实中的老师们是什么样子呢?很打脸!我觉得,我就是一头不得不低着头拉磨的毛驴,一只无可奈何的毛驴。

我在一所不大的学校担任数学教师,还兼任教导主任。作为一名一线教师,我除了教主课以外,还担任体育、音乐等课程,一周有十五节课。为了给其他老师做榜样,别人需要完成的任务我一样都不能少。备课、上课、批改作业、辅导学生这都是正常工作,整理各种计划、总结、记录和材料都是常规工作。别人忙我也在忙,我无话可说。

问题出在我是学校的教导主任,管理的杂事可真是多啊!学籍管理员、电教信息员等落在了我肩上,没办法,谁让我们学校年轻人少,大部分还是电脑盲?一到学年初,一年级新生入学籍就要忙一个月,中间还要夹杂着学生流动信息管理,有人转入,有人转出,家长们经常围在我的办公室,像赶集似的。

每年冬天的体育达标录入也很令我头疼。不知道是不是系统原因,这两年改版以后的学生体质健康达标系统很不好用,学生的原始数据输入的时候,就是一个标点不太符合格式,也很难上传。于是一遍又一遍地修改、上传,白天不行,晚上继续完成。

前年由于替我们学校的总务开了一道会议,这两年的学生资助系统也落在了我身上。一个识别系统,一个资助系统,三个管理账号密码,一整套操作流程。操作步骤太繁琐,我根本记不清楚,只能一边咨询一边操作。

现在的学校工作越来越依赖电脑系统平台,上级部门每年都会增加一些新的平台。从熟悉系统到熟练操作都需要一个过程,都要耗费我很大的精力,令我苦不堪言。我只能指望学校能调来更多的年轻老师,把我的担子分担一下。

另外就是永远也填不完的表格,简直五花八门。以教师基本情况表为例,每学期我大约要填十遍以上,有学区要的,有乡中心校要的,更多的是局各股室要的。一般纸质一份,电子档一份。同样的东西由于是不同的部门要的,所以格式都不一样,不能简单地直接发过去就可以了。教导处是表格泛滥的重灾区,我就是不折不扣的“表叔”。

并且,很多表格要的不分时候,不管是不是上班时间只管布置,即使是晚上九点以后或者是节假日。刚刚过去的清明节我就着实郁闷了一下。本来想着放假出去散散心,当我开车正在上山时,手机响了。我一接电话,那边就说:“你赶紧把您学校的表格填一下,就剩您学校了,我上午表格都发了,你怎么没有看见?本来要求十点以前完成,看看现在都下午三点了,快点啊!”没办法,我只得把车停在一个稍微宽一些的地方,用了十五分钟去完成大爷们的任务。

虽然教育部去年就声称要减轻老师们的负担,把老师们的主要精力用在教育教学上,看来又要令人失望了。今年开学后,我感觉到事情格外多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开学到现在也就一个多月时间,但现在是每一周都有检查,以前是乡中心校检查,还比较好对付。而现在是局直接插手,检查得还非常细致,令人马虎不得,因为一不留神就会收到局通报,下发整改通知,限期整改,弄的人精神高度紧张。

最近两周已经开了四道会议,都与教育教学工作有关,其中两道是业务培训会,一次督导评估动员会和各股室工作的安排会,还有一次是乡中心校的教导主任工作展评会。我现在觉得头都大了,千头万绪,不知道先干什么。

一方面准备迎接大爷们的督导,另一方面学区、乡中心校、局里面的交流课、微型课、大教研活动任务也已经发出了通知,需要学校立即部署。也就是说,在未来的一两个月里,全体老师都得像陀螺一样高速运转起来,学校里里外外都要忙活起来。但问题是,像我们农村学校,两个老师包一班,一半老师出去教研,那另一半老师就只能连轴转了。

更可悲的是我,平常开会就多,一走半天,只能让搭班的老师连轴转。等我回来了,又该我连轴转了。一般开会就有任务,还要抽空布置工作,忙上加忙。

当然,如果都是在忙教学,那也无可厚非。但现在的情况简直就是瞎忙一气,有老师曾戏谑道:“现在的学校主要工作是应付检查,搞形式,老师们只能抽空教教学。”但作为普通老师,那有什么办法,我们不能改变什么,只能随波逐流。记得上一次开会,台上的大爷还说:“不要怕搞形式,形式搞得多了也有好处,不知不觉中就提高了。”对此,我无话可说,也无可奈何,只能低着头继续前行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教育资讯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