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北京 > 教育资讯

北京学派和衡水学派, 谁能笑到最后? 这是一种充满讽刺的比较

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问题,如何评价北京学派和衡水学派?北京学派指的是素质教育,衡水学派就是刷题做题的“小镇做题家”。

凭借我们朴素的观念,素质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学生,在很多方面都比做题刷题的学生更优秀。北京学派可能更多才多艺,心胸更开拓,眼界更宽广,更能享受生活的美好。

但把这两个学派放在一起比较,本身就是个讽刺。如果能有一双合脚的跑鞋,谁愿意赤着脚奔跑呢?

衡水学派的存在,给了很多人希望

衡水中学曾经有个班长李松,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了一句话,“多考一分,干掉千人”。这句标语般的口号,让衡水中学成为很多人眼中的高考机器。这个说着豪言壮志的班长,没有考上他理想的清华大学,但他去了外交学院,成了一名优秀的外交官。

李松是衡水中学的优秀学生代表,他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里,他用学习给自己拼出来一条不同的路。

一个李松远不能证明衡水中学的成功。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,衡水中学一共培养出几个李松呢?

有人说,衡水中学是掐尖模式,一个省的名额就那么多,衡水中学这种做法打破了教育的公平。这句话说得很有大局观。名额就那么多,大学录取也是看名次,所以李松才会说,多考一分,干掉千人。

总名额是固定的,但对每个学生来说,他排在哪个位置,他的未来是完全不同的。排名对旁人来说只是名字,对学生来却是人生。衡水学派的存在,给了很多人逆天改命的机会。

北京学派,是很多人可望不可及的梦想

素质教育好吗?当然好。学点琴棋书画陶冶情操,释放天性把个人能力发展到最大,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成长。素质教育很好,但它有个致命的缺点——费钱。

学校的基础教育,还没有强大到可以素质教育的地步,素质教育更多要靠家庭。上找课外班,找私教,找场地,找比赛,这都是费钱又费妈的事儿。

我的北京同学群里,每天讨论学而思、钢琴、花样滑冰,KET取消了该何去何从?我老家的小县城里,连个像样的培训机构都没有,学校的音体美课程,也经常被各种主课占用,素质教育从何谈起?

我现在还记得大学迎新晚会上,看到同学表演节目时的心情。我又羡慕又嫉妒,他们会唱歌会跳舞会乐器,又那么阳光开朗,我只能在角落里默默鼓掌。

我没有资格埋怨我的父母,能供我上大学,他们已经尽了全力,我又凭什么不知足地想要更多?

有个网友说,有的人生下来就吃得上牛肉,有的人生下来就为三餐发愁。吃惯了牛肉的人,可以随意换口味,可用豆渣充饥的人,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。

学派没有好坏,只关于选择

素质教育很好,但很多人要不起。他们只能选择把孩子送进应试教育的课堂里,读书做题,把改变未来的机会押在高考身上。

考上大学,他们依然会很吃力。没有显赫的背景疏通资源,没有雄厚的财力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,在理想和金钱之间摇摆,比穿跑鞋的孩子跑得慢。即使身处同一个校园,即使获得同样的文凭,他们承担的却是不一样的负重。

但这些困难,都不能成为不努力的理由。读书,是对穷人来说最公平也最容易的路。奋力一搏,就算登不上山顶,至少也有了一张登山的门票,至少不会跌落谷底,可以站在更高的地方努力。

拿北京学派贬低衡水学派,就像“何不食肉糜”的昏君,对着一群饿肚子的人说,为啥不喝肉粥呢?这世界上从来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,你不知道别人的生活,所以也无从评价他人的选择。

如果可以,谁都不想赤着脚奔跑。学派无所谓好坏,只关乎于选择。有的选择是主动的,有的选择是被迫的,但不管怎样,既然坐在船上,就要继续前行,哪怕是逆水行舟,也要努力到达彼岸。

用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里的一句话作为这篇感想的结尾吧,与所有人共勉。

Whenever you feel like criticizing any one, just remember that all the people in this world haven't had the advantages that you've had.

每当你觉得想要批评什么人的时候,你切要记着,这个世界上的人并非都具备你禀有的条件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教育资讯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